注:这儿登载的是本书本章的部分段落。全文请查询已出版的《新东方夜谭》。

 

新东方夜谭

 

张天蓉   章玄

 

 

前言:初遇萨沙

 

2000 11 X 日,星期日,

 

千禧年之初,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我来到了硅谷。素有科技王国之称的硅谷,位于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以北,旧金山之南。这里是高科技领域的圣地麦加,技术革命的中心,创业者的乐园。既然自己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怎么能不想投身于这轰轰烈烈的革命中来呢?已经有好几个大公司愿意雇佣我,其中包括微软和甲骨文。不过,我选了一个小的,但颇有潜力的START UP(创业)公司,告别了正是冰天雪地的美国东部,在这风和日丽,四季如春的南湾区定居下来。

 

从上世纪的最后几年开始,湾区的经济突飞猛进,一切都在随着高科技的腾飞而腾飞:股票,房价,工资都涨上天文数字。媒体上每天都在报道:湾区今天又有多少公司新开张,又有某个公司新上市,股票涨到多少多少,或者是湾区每天产生出多少个百万富翁一类的话题,等等等等。工程师一类的技术人员一个个都豪情满怀,跃跃欲试,人人都想开公司,人人都要当老板。我所在公司的雇员们工作都十分卖力,大家都指望公司上市之后股票能大涨。象微软的员工一样,先发点小财,积上第一桶金。我也一样,每天上班时间长达十小时。然而,因为是一个人来到Ű 25;儿,刚离开学校那种朋友众多的环境,父母又远在纽约州,人生地不熟,工作之余仍然难免觉得孤单。

 

据说湾区的王老五不少,公司有位热心肠的同事丽丽,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说是她认识一个ABC,(注解:ABC是对美国出生的中国人的称呼)。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博士,正在史坦福大学做研究工作,是个小帅哥,与我很般配的。

 

二十二岁还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我,也渴望浪漫,期待着属于我的白马王子。

不过,我对这数学博士的头衔心存疑惑:莫非是个整天躲藏在象牙塔里的怪物?

 

2000 11 X 日,星期日,

 

    昨天晚上,丽丽邀请我参加了在她家的聚会,她说那位博士也在被邀之列。

参加聚会的人多半都是一家一家的中国人,四十左右的中等年纪,带着一到两个孩子。大家吃得玩得聊得挺高兴的。只是由于我的中文不是非常好,多少感到与他们之间有些年龄和文化的隔阂。看着嘻嘻哈哈的孩子们,父母们的话题也大多围绕孩子转。脸上仍挂着笑容的我,内心里却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

 

一阵敲门声把我惊醒,坐在门旁的我自然站起来开门。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士站在门外,一边准备脱鞋进屋一边直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来晚了,来晚了。

 

我当然明白这是他应该对女主人说的话,心里感到一阵好笑。难道他认识我?再看看他,中上个头,穿一身略显长大的黑西装,领带有些皱,头发也似乎没有很好梳理。不过长相还算不错,特别是眉目间流露出来的英俊之气,使我的确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我相当肯定,我并没见过他。嘴里却接着他的话,学着他的语气说:欢迎,欢迎,请进,请进。

 

这时,厨房那边传来丽丽的声音:啊,沙博士来了,你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太忙了。

安琪,…” 听见丽丽大声叫我。回头,见她对我挤眉弄眼,又向博士指指点点、比比画画地,立刻明白了这就是她要介绍给我的那个ABC

 

    博士一一握手,也包括我。口里还不停地说:对,对,对,很多人叫我沙博士,沙博士。杨沙,姓贾,全名贾杨沙,贾杨沙。

如果不是考虑到礼貌的问题,我差一点儿就要笑出声音来了。他那四声拿捏不准的ABC口音把读成了。我心里一边笑一边直嘀咕:〈傻〉博士,〈洋傻〉博士,还是〈假〉的!

 

    谈话还在继续。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此时都在听沙博士说到他过去的博士论文研究课题:我作的是计算机数学,与〈生命游戏〉有关。

    计算机?游戏? 连小孩子们也围过去了。

正好房间的桌子上就放着一台电脑。沙博士便演示起他的〈生命游戏〉来。其实,来聚会的成人之中,大多数都有硕士或博士学位。不过,多是学工程的,因此对这一套并不熟悉。众人听得似懂非懂的样子,看着计算机上生动活跃的图像,个个兴趣盎然。沙博士好像很高兴今天唱了主角,像音响被按下了按钮似的,演示完了之后,又滔滔不绝地说。丽丽大声叫吃饭,人们纷纷轮流去取了些食物,边吃边听。博士继续高谈阔论,从趣味数学,扯到数学游戏,又扯到计算机;从数学的历史,扯到现代,又扯到未来……。也没见他吃什么,只是一口气作了将近两小时的关 0110;〈游戏和计算机〉的报告。

 

2003年注:这页日记之后附上的题为《从游戏文化计算机文化》的文章,则是我后来整理过的他的讲话。)

 

多数人都表示博士的报告挺有意思的,沙博士也正讲得兴致勃勃。我看到有些孩子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大人们也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便暗示性地问沙博士:快讲完了吧?

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吧。如果你们喜欢继续听的话,我以后可以每个星期六讲一点。看来,沙博士对我的暗示,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时候,有人客气地对沙博士说:大家以后慢慢学吧,天很晚了,主人也累了,你也得早点回家休息。

这次沙博士反应倒挺快的:不累,不累,没关系,没关系。

 

      我又一次在心里笑痛了肚子。他不累难道主人也不累?为什么每句话都要念两遍以上?好象有点结巴?不过,刚才作他的数学演讲时,还挺流利的。

快人快语的女主人丽丽说:沙博士,你不累我可累了,你的高科技讲座留着以后每个星期六讲给安琪听吧。现在赶快吃点东西,回家睡觉!

 

      沙博士终于明白派对已经结束,自己该走了。也可能多少感觉到了肚子里的咕嚕声。当我与丽丽说了晚安,走出房门,回头一瞥时,看见他正往嘴里塞个大鸡腿呢。

哈哈!

 


附录:这是我后来整理过的,沙博士的长篇讲话,及两个电脑游戏:

 

〈从游戏文化计算机文化

 

      數學的歷史,本來就是起源于趣味數學和游戲。人類有別于動物的一個重要特征就是學習的能力。(盡管動物也具有某種學習能力) 人類祖先最早的學習活動是從游戲開始的。從這些活動中,人類發展了心智、體能和技術,使人類能得以生存和繁衍。數學游戲,作為趣味數學的通俗表現形式,無疑地在人類進化的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攷察地球上,凡具古老文明之民族,都流傳著大量的、有趣的數學問題和數學游戲。它們和民間傳說、童話故事、音樂戲劇等一起,構成了豐富燦爛的民族文化。希臘、埃及及亞洲的中國、日本等,都是這種被人類學家歸為富游戲文化民族的典型代表。

 

      早在公元前二零零零年左右,巴比倫人就發明了並在生活中應用六十進制。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種比現在通行的十進制優越許多的計數體制。巴比倫人根據六十這個數有十個因子這點,發明出許多數學趣題。另外,公元前一八五零年左右的古埃及數學,基本上就是由大量的游戲類型的題目構成的。以東方的文明古國 - 中國為例,远在公元前二二零零年的洛書中,就有關於幻方問題的最早記載:傳說商朝的第一個皇帝的父親,曾在出于洛江的神龜的背上,看見如下的圖案:

 

1-1

 

      這實際上是3維幻方問題的一個解。所謂N維幻方問題,就是要解决,如果我們將從1N*N之間的所有正整數填入一個N*N的方陣中,使得每行、每列及每條對角線N個數的和都相等,這樣的方陣有多少個﹖

 

      據說阿拉伯人擴展了方陣問題,創造出最早的棋類游戲。中國人也很早就將各類傳統棋類(包括中國象棋、圍棋等),列為文人應學習的六藝之一。在數學群星燦爛的古希臘时代,趣味數學和數學游戲更是被人們當作一種精神享受。

 

      趣味數學源遠流長,時間上涉及遠古,地域上遍及全球各民族,在內容及題材上也是豐富多采,雅俗共賞。從一個簡單的數學概念,到複雜的,以至尚未解決的數學難題,都可在趣味數學的花園裡找到對應物。比如上面提到的幻方問題,洛書中的排列是3x3方陣中的唯一答案。但對 N = 4 來說,答案就有 880 種。當 N = 5 的時候,答案的數目則是一個九位數。而對更大的N,答案現在仍不知道。趣味數學在形式上多種多樣,如數字游戲,幾何拼圖,路線問題等等。它們在推動數學許多領域(如數論,圖論等) 的發展中功不可沒。

 

      許多數學家就是因為在少年時代,痴迷于某個趣味數學問題,從中受到啟發,得到靈感,進而深入到數學王國的宏偉宮殿,並為之作出了杰出的貢獻。趣味數學問題是他們發現大寶藏之前撿到的第一顆礦石,是他們深海探奇時在沙灘上拾取的第一個貝殼。

      歷代的數學大師們幾乎都在一定程度上研究過某些趣味數學問題,並也歸納和創造出許多著名的數學趣題和游戲。歐拉便是一個典型的代表。歐拉,這位被譽為十八世紀的數學英雄,為數學獻出了他的雙目直至生命的分析大師,對許多趣題都懷有濃厚的興趣。他研究過幻方問題,國際象棋棋盤上的騎士跳步問題,36個軍官排列方陣問題,等等。他分析解決的柯尼斯堡七橋問題,導致了圖論和拓扑學的開端。正如我們將在本書第一章中所看到的,數學的這两個學科在現代科技、計算機網絡設計等領域都有重要的應用。在這個意義上,如果我們把至今幾千年來人類數學文明的成就比喻為打開了一個琳琅滿目,美不勝收的寶庫的话,而一个个的趣味數學問題便是進入這個寶庫數扇大門的敲门磚。

 

      我们有幸生為現代人。當今人類不僅可欣賞到幾千年文明社會以來祖先們辛勤開發的巨大精神寶庫,還能親身享受到由于近幾十年科學技術的長足進步而帶來的豐富多彩的物資生活。感謝古今以來無數數學家們的辛苦發掘,為我們打開了數學王國的寶庫。如今,形形色色的各種寶石已被精細琢磨加工,並嵌制出了一個個五彩奪目的皇冠。近十幾年來,個人計算機的發展及應用,為趣味數學和各種數學游戲開創了一個及其廣泛的天地。借助于計算機的圖象模擬和顯示技術,隨著互動功能的不斷改善,運算速度的不斷提高,計算機趣味數學到達了一個全新的方位。趣味數學和Ě 16;戲本來就已經使象牙塔中天書般抽象的數學概念以大眾喜聞樂見的方式表現出來,而計算機進入千家萬戶及萬維網的出現更使它們成為人人可接近、人人可研究、人人可玩的玩具了。

 

      举两个例子吧,有一种木制的垛方玩具,由一套12個如下圖所示的五方垛片组成。把它们拼在一起,可砌拼出一個 3 x 4 x 5 的長方體。但這種砌拼的不同方法,竟有3940 種之多。如果利用計算機,寫一個不太複雜的程序,就能得到這所有的拼法,並用圖像一目了然地顯示出來。(见本书所附光盘中的垛方程序)

 

 

1-2 (要进电脑游戏-请点击这儿)

 

      計算機具有超常的計算能力。这也為解決疑難數學問題,提供了一種新的途徑和方法。例如,著名的四色定理就是使用了快速計算機﹐才在1976年花費了1200小時的計算時間而最終被證明的。

 

      七巧版是中国孩子熟悉的玩具。也可以在計算機上玩这个游戏。

 

 

                   1-3 (要进电脑游戏-请点击这儿)

 

      現代社會已經成為一個被科學技術所主導的社會。在百花盛開的科技園地裡,計算機技術顯然是最令人矚目開得最鮮艷的一枝。對科學技術整體而言,計算機科學已經扮演,且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將繼續扮演領導學科的角色。計算機技術已滲透到工業技術的每個部門,以至于人類生活的每個角落。在所有的工程技術中,計算機技術與數學的關係最為密切。它可以說是數學集中應用到工程技術上的最典型範例。幾乎它的每一個分支都與數學上的一個或幾個分支緊密關聯。從而,也與某些數學趣題或數學游戲相關聯。

 

      飞速发展的计算机技术已经成为一股巨大的,不可抗拒的文化潮流。趣味數學和數學游戲也正融入这滚滚潮流之中。如果我们徜徉漫步于在计算机文化潮流冲击下形成的,五彩缤纷的沙滩上,会发现好多好多頗具特色的趣味數學宝石,借助它們的迷人光輝,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各项计算机技术掀起的层层浪花。

 

注:这儿登载的是本书本章的部分段落。全文请查询已出版的《新东方夜谭》。

 

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Copyright 2006 Tianrong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