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这儿登载的是本书本章的部分段落。全文请查询已出版的《新东方夜谭》。

新东方夜谭

 

张天蓉   章玄

 

第三章﹕秋天的童话

 

《混沌, 分岔, 加密通讯  (計算機通讯技術)

 

第一節﹕糊涂博士

 

2001 6 30 日,星期六

 

夏季到了,在长岛的爸爸打电话来说这几天东海岸特别热。湾区的天气倒还不错,似乎仍然是一派春光。斯坦福大学正值暑假学期,与萨沙合作的教授惠勒去欧洲讲学。昨天,萨沙便趁此机会,飞去中国两星期,筹划他的公司去了。

 

      周末我打算在家看看萨沙写的有关混沌的笔记。混沌的概念和分形紧密相关。它涉及与世界、宇宙的生成及其变化等等有关的一些哲学问题,挺有意思的。

 

      叮叮,叮叮,我的手机响了,一看,原来是公司的同事罗德。罗德应该是刚从中国回来,好像是在杭州作教授的父亲脑溢血中风了,不知道情况如何。

      嗨!罗德,你父亲还好吧?

      他现在的情况比较稳定,所以我今天就赶回来了。谢谢你,安琪。

      有什么事吗?

      安琪,你知道我们这儿公寓管理人的电话吗?

      罗德不久前搬到和我同一个公寓区,与我相隔一栋楼房。前一段时间他到处找房子,这个公寓是我帮他介绍的。

      你等等,我需要找一找,我说。

 

我忽然想起罗德以前是学理论物理的,好像听他提到过混沌的概念,正好可以请教一下他了。

罗德,什么时候你给我讲讲混沌,我一边说一边翻我的电话本。

混沌呢!嘿嘿,我的房子里,现在才是一片混沌,乌七八糟的,罗德抱怨时也是笑哈哈地。又说:我今天上午一进家门,就听见滴滴嗒嗒的声音,心想,下雨了吗?刚才外面不还是艳阳当空吗?仔细听,声音像是从自己房子里发出来的。到处看看都没发现,打开厕所门,可吓了我一跳:地上淹了水,可以划船了。还好,这个厕所的地面比公寓其它地方要低下去一英吋多,但也快溢出来了。后来才看到,不知怎么一回事,是从楼上不停地漏下水来,接都来不及接,哗哗哗地直往下掉。

啊!那可不是好事,这儿,电话找到了,你赶快打电话给管理人吧,我急急忙忙念了电话号码给他听。

 

2001 7 X日,星期一

 

今天上班时,罗德来到我的办公室。说很遗憾没有能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又给我一个小礼物。打开一看,原来是从中国带回来的一个很精致的小玉雕,雕的是一个长着翅膀的天使。玉色白绿白绿地,玲珑剔透,很是可爱。我本来就喜欢收集这类小玩意儿,拿着爱不释手。罗德很高兴,给我解释在哪儿买到的,又谈及他的家乡杭州市的巨大变化,等等。

 

后来,我问及他星期六是怎么回事,公寓漏水的问题解决了吗?他说还算不错,照我给他的号码,很快就找到了房屋管理人亨利。

管理人亨利首先打电话给楼上的住户,怎么也打不通,没有人接,好象出门去了。后来他自己只好开车过来,我同他一块儿上楼,打开楼上公寓的房门。原来是那个房客开了厕所里洗脸池的水龙头,没有关,而洗脸池又堵上了,水哗哗直往外流咧!罗德说。

 

这个房客也太不注意了。我想起星期五早上曾经停过一小时的水,估计这是那个人忘了关水龙头的原因。

罗德又笑着说:那位老兄的公寓里才真正是一片混沌:除了厕所里发水灾之外,房里的地毯都浸湿了,地毯上还摆满了东西。这人很滑稽,什么都放在客厅的地上:微波炉、电视机、打印机,摊了一地的书和纸,还有几个喝完了的果汁罐、牛奶瓶……,几个塑料口袋里的垃圾都发臭了,也没丢。

亨利一进门就说:啊,My god! 我的天哪,我看亨利当时的脸色很难看。因为公寓地毯全部都需要换。罗德又补充说。

这房客是哪个国家来的人呀?

亨利说,住在我楼上的人是个叫什么沙博士的中国人。罗德说。

什么!我大吃一惊。难道是萨沙?当然,我把后面这句话吞回肚子去了,对罗德笑了笑说:问题解决了就好。

很有可能是萨沙,回到我的座位上之后,我想。

 

2001 7 X 日,星期六

 

今天开始,写了混沌部分的前几页。

 

注:这儿登载的是本书本章的部分段落。全文请查询已出版的《新东方夜谭》。 

返回目录

                                         返回首页 


Copyright 2006 Tianrong Zhang